正文 第0130章 宁区长有请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o第5更求月票

    午饭时间,唐生和罗蔷蔷一起回了家,自然是在唐瑾家混饭吃了,李桂珍已经把饭做好了,从车上拿下的两份报纸,唐生在饭前就阅读了,交代给王静的两个任务,她都完成了。就到

    一篇是陈琼的专访,刊载的标题极其醒目在领导的亲切关怀下,三年不孕的怀胎了。

    就在这个上午,江陵的官场震动了,同日,刘副市长的双规也被正式公诸于世。

    唐瑾揪着唐生到一边,“妁姐让我问你,李副主任今天没去上班,你知道怎么回事?”

    “这个、我真不知道。”唐生会承认才怪呢,干笑道“昨天咱们一直在一起的。”

    “谁知道你后半夜和谁在一起?”唐瑾清澈的美眸里掠过了一丝幽怨。

    唐生心里一跳,都说女人是敏感的,唐瑾也不例外,当下解释道“瑾瑾,昨天我真的喝晕头了,不知道自己睡在哪的,早晨起来才现,被欣姐和静姐扔在沙上,真惨。”

    要说演戏,唐生那表演天赋是与生俱来的强悍,表情逼真,你想不信他都难。

    “扔沙上了?不错了吧?你还指望把你扔去啊?”唐瑾没好气的拿眼剜着他。

    “瑾瑾,你是不是吃醋了啊?不过她们俩没对我做什么的,人这么小,人家瞅上不。”

    唐瑾听他说的可怜,抿嘴一笑,俏脸微微红了,压低声道“你的很小吗?厚脸皮。”

    罗蔷蔷走了过来,“嗳嗳嗳……吃饭了,我说你们俩,卿卿我我的也不怕李姨瞅见?”

    唐瑾伸手要捶罗蔷蔷,给她先行握住了,“蔷蔷姐,谁和他卿卿我我了?别瞎说……”其实唐瑾知道老妈对自己和唐生的接触在心里默认了,根本就是视而不见,所以即便在家里,自己和唐生坐一起说些什么老妈也不会过问,至于老爸就更不管了,弟弟就不用说了。

    唐老头儿和唐奶奶一天都不出他们那屋,经常的坐在阳台上晒眼窝,更不管家里的事。

    回过头,又盯着唐生问了一句,“唐生,我总觉得是你搞了李副主任?你不承认吗?”

    唐生翻着白眼,望望她,又瞅瞅罗蔷蔷,“我、我严正申明,我真的不搞男人的”

    “你这坏蛋,讨揍是不?蔷蔷姐,一起揍他啊……”唐瑾脸蛋烫了,和罗蔷蔷两个人摁着唐生就捶,三个人笑成了一堆,直到餐厅那边传来李桂珍喊吃饭的声音才收的场。就到

    唐瑾先进卫生间去洗手,哪知李桂珍在后面跟了进来,还把门关的严严的。

    “瑾儿,你小舅天天来磨我,你说他吧是有点小肚鸡肠,可他必竟是你小舅是不是?这次老唐巷拆迁的工程听说近日就动了,江煜地产要重新审招工程队,你和生哥儿说说呗。”

    唐瑾就知道老妈要提这个茬儿,但她还忘不了那天在酒店小舅妈那刻毒的诅咒,心里极反感他们两人,尤其这二人的脾性,你指望他们改掉那是不可能的,“妈,我说管用吗?”

    “怎么不管用啊?生哥儿说话,唐煜肯定听的,你和生哥儿说说,肯定行的啊”

    “妈,你那个弟弟是什么德性你心里有数,你那弟媳诅我当姐啊,我懒得理她”

    “什么什么?”李桂珍脸上变了颜色,她倒是清楚弟媳王丽是什么水平,“不至于吧?”

    “妈,她几乎是当着我的面说的,别的我可以不计较,这一句,我记她一辈子小舅他有本事自已去使好了,让我和唐生说话算什么?我和唐生只是同学关系,估计帮不了他。”

    唐瑾拒绝的很干脆麻利,李桂珍还想说点什么,也说不出口了,王丽那张破嘴啊,唉

    才拿起筷子要吃饭的唐生,却在这时接到了宁欣打来的电话,说是宁大区长要请他。

    唐生就起身下楼了,在小区门口,王静的宝马静静卧在那里,显然是在等他,快步上了车,王大记者就启动车,“嗳……翻天覆地了,你给的那个标题很歹毒的。”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欣姐呢?”唐生心里念着宁欣,经过昨夜,和宁欣如漆似胶了。

    “她给你欺负惨了吧?怎么好意思见人?今儿是我陪你去赴宁区长的宴。”

    呃,唐生苦笑了一下,是这样吗?他掏出手机拔宁欣的号,嘟嘟嘟的响了几声没人接。

    就在唐生要挂断时,那边才接起来,“……唐生,我、我今天午有事,不过去了……”

    “真的有事啊?静姐说你是给我欺负的羞于见人了,我关心关心欣姐你行不?”

    “讨厌,别搭理那个家伙,午和我局领导一起吃饭,商量一些事,刘副市长的案子要深入调查,警方要介入更深,对各种可疑的迹象进行深度挖掘,目前的情况基本是这样。”

    宁欣现在和唐生亲的好似一个人,有什么话都对他说,更不会将他当成小屁孩儿看待。

    “嗯,好……欣姐,找我什么事?你知不知道?”唐生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刘副市长的双规,和他陈琼的彻底曝光,把陈琼姐姐陈秀,和陈秀情夫赵书记也连累了?

    “你去了就知道了,我爸可没和我说,不过你不用担心会谈男婚女嫁的事。”

    “我倒是希望谈谈呢,要是肯把你嫁给我,我一定娶你回家。”唐生不似开玩笑。

    宁欣那边沉默了半晌,她才幽幽道“唐生,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注定要躲幕后。”

    “欣姐,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真的爱你,喜欢你,一天见不到你,我就空落落的……”

    开车的王静那个郁闷啊,我难道是一缕空气吗?这对j夫y妇太歹毒了啊。

    “唐生,我也爱你,这辈子就爱你一个男人,宁欣是你的,现在是,以后是,永远是”

    收了线的唐生心里流动着一股大温馨,欣姐,我会对你好的,我会叫你给我生孩子的。

    王静拍拍方向盘,没好气的抱怨,“我现在才现,你和宁欣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你也没高明到哪去,你只是一对的朋友,嗳,昨天你躲在那里偷看,难受吧?”

    王静脸红了,嘴上不以为然的道“我只是在观看咬尾,技巧很差劲的,呸呸呸”

    “哈……我没觉得欣姐很差,事实上我爽透了好不好?”唐生故意气她,眼神很挑衅。

    “真的,宁欣技巧很差,都是偷我的艺。”王静脑海掠过了昨夜黑暗客厅里沙上的那一幕,赤果果的少年仰在那里压抑而又低沉的喘息着,月光下,能清晰的看到那肥白的鸟在宁欣樱口出进,在那种极度糜腐的接触,嘴和鸟的磨擦出怪异无比的那种声音。

    “好了,静姐,此时此刻不宜谈论这个话题,我对你那个条件倒是有一点期待。”

    “嗯,小帅哥,我相信你是一言九鼎的小男人,不过,我还要观察你一段时间。”

    “随你吧,对了,那篇李副主任的稿子出之后,今儿上午没人找你的麻烦吧?”

    “没有吧好象,那种小角色,谁爱搭理他?欲海横流,他不过一粟而已,你说是不?”

    某酒店的雅间里,宁天佑已经在坐,晚报的两篇章很犀利啊,头一天晨报上那一篇还倒好些,关健是后一篇‘领导关怀下怀孕’那个太歹毒了,陈琼的曝光,把陈秀吓退了,也就是把区委赵书记给吓退了,就在今天上午,赵书记明确表态支持轴承厂的破产案。

    唐生和王静进来时,宁天佑正负手立在窗口,看见他们时就露出了笑容,“王静,生哥儿,你们来了,坐吧。”寒暄着三个人入了座,告诉服务员开始上菜,宁区长早就点好了。

    席间王静不怎么说话,更多是的观察唐生,而唐生和宁天佑聊的很投契,令她很惊讶。

    “……轴承厂的事,我责成政府办组建了破产清算小组,罗蔷蔷的公司可以介入……”

    私下里宁天佑知道罗蔷蔷只是代唐煜的江煜集团办这个事,安置轴承厂职工等等,全是要让江煜集团来出钱的,而且这事一搭成,罗蔷蔷的公司就完成了这次交易,功成身退。

    “嗯,宁伯伯,只要轴承厂的事一解决,老唐巷的拆迁次日就能启动,早准备好了。”

    宁天佑宽慰的点了点头,“生哥儿啊,唐煜这个人还是太精了,半点亏不肯吃啊。”

    “宁伯伯,也不能怪他,商人嘛,唯利是图,江校街的规划一但展开,他会陷进来的。”

    “哈哈哈……我现在呀,有点佩服你当初的构想了,这个坑儿很深啊,但对江陵的经济建设是起到很大促进作用的,不管唐煜这个人以前如何,就凭这一点,我也要改变之前对他怕态度了,此一时、彼一时,求大同而存小异嘛,为城市利益计,为市民利益计,值了”

    他们的谈话真的很吸引王静,这一刻,她有一种错觉,唐生这个小屁孩儿,并不小啊。

    “对了,宁伯伯,您在市里的人脉应该是很广阔的,江齿集团,你有比较熟的人吗?”

    “江齿?”宁天佑微微一楞,“有是有,不过怎么说呢,江齿是大型企业,咱们市里面基本管不到人家的,零零年服份制转轨之后,江齿差点又红起来,可是最终因为内部管理机制存在的问题,和外销产品的质量太次而一败涂地,现在这个企业问题更大了,你……”

    “宁伯伯,把您认识的这个人介绍给罗蔷蔷,她对江齿比较感兴趣,想插一手的。”

    “哦……”宁天佑恍然大悟,浓眉又蹙,“不过,江齿是个庞然大物啊,考虑清楚了?”

    “嗯,江齿是大,是有深厚的基础,一些问题解决好,江齿会重现辉煌的,我坚信”

    ……

    不算下面的s部分,正字数已达到oo多字,以下字数不计费的

    s因为单章开多了,书评区有书友批评了,行,我少开单章,但愿我在章节末尾的求票呐喊兄弟们都能看到,我也想干净一些,真的,有码单章哭票的时间,我又码小半章正,你们以为我想哭啊?

    废话不多说了,离四百五十票还差不到二十张了,我先把今天的第五更奉献出来,五号一万五千完毕了。

    我相信支持我的兄弟们能让票数突破四百五的,这点魄力你们应该有

    浮沉一言九鼎,希望兄弟们也不要让我失望

    在此,感谢大家的支持

    ……

    ……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