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28章 你就会欺负我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第o8章你就会欺负我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那一股淡淡的愁情烦绪,从王静的心头涌起……

    二十五年了,整整二十五年过去了,自已还是小姑独处,还是冰清玉洁,渗进骨子里的那种糜腐正在朝外涌溢着,可恨一直以来寻不见泄的对象,爱,一直就懂,但,没落点

    各种幽情,各种暗恨,各种缠绵,各种爱恋,各种……总得找个人,自已各种不了呀。就到

    不知道从何时时开始,迷恋上了牛肉碟,那是一种纯肉的暴和暄泄,它、没爱。

    就象宁欣曾给予过它一句这样的总结恋在心里能感动一世,欲在生理只暄泄一时。

    牛肉秀有欲无爱,它传授给人们的只是种种技巧,不能否认它给了爱人们更多种接触的方法,它教给你这样做,那样弄,如何如何又如何,它真的丰富了爱人们的私生活。

    宁欣最给力的一句评价是它传授给了王静王大记者至少几十种吃香蕉的方法……

    浴室里,水声哗哗的响,透过毛玻璃,王静能模糊的看到小帅哥雄躯的轮廓,此时,她就靠在客厅一侧的修饰圆柱上,眸光一眨不眨,左手抱着右肘,右小臂举着,手里拿着剥了皮的香蕉,那圆圆的有点尖的香蕉头完好无损,它就被放在王静的红唇边,粉舌尖扫着它。

    尼玛得,为什么是毛玻璃,而不是清晰的明亮玻璃啊?王静心里诅咒着。

    里面少年的侧面、背面、正面,不时的转换,在淋浴器下不时的仰头、低头,有时候手还停在下面动作,呃,是在洗吧?是要准备好一切,这家伙今晚要把宁大政委吞噬掉吗?

    “嗳……你啊?”宁欣换过睡袍从卧室里出来,就看见站在斜对着浴室毛玻璃的王静了,最受不了的就是她此刻啃香蕉的那个嘴式,那叫一个不能入眼,那叫一个疯狂凌乱;

    王静不以为然的撇撇嘴,“我看看怎么了?不能看?你别说,这样看很有朦胧的感觉。就到”

    “朦你个头?”宁欣过来就推着她走,往客厅沙那边推,这腐女,幽情涌动时,不吃香蕉肯定不行的,你说你吃就吃吧,啊的,就是不咬下去,看得你那个郁闷啊郁闷。

    “宁欣,你可真没良心,姐姐我对你多好啊?你有了就不要姐妹了是吧?”

    “行啦,王大记者,我可没你想的那么龌龊,我今儿和你睡行不行?”

    “呃,不是吧?”王静一口将香蕉哺下去一截,大嚼了几口才嘟嚷道“那他呢?”

    “去去去……你以为我真和他纠缠下去?我只是哄哄他,他必竟还小……”宁欣也学会胡扯了,不胡扯不行了,她知道这个王腐女不能剌激,不然她会疯的,她一但疯,三斤香蕉也不够吃的,再说了,自已真的没有准备好呢,心里虚的要命,那种场面,怎么应付?

    想都不敢想,几次亲吻什么的,都崩溃了,那天在办公室,差点更深的堕落,好危险

    “哟哟哟……看把你圣洁的?”王静心里也纠结,她倒是希望宁欣和唐生生点什么,自己呢,能偷窥偷窥啊,偷听偷听什么的,但又为自已不是主角而纠结,小帅哥我也喜好不好?“……说心里话,你宁欣和他能有结果吗?玩是不是?咱俩什么关系啊?钢筋混凝土搅拌出来的铁杆儿姊妹是不是?你吃肉给我喝点汤行不啊?你不能就眼馋我吧?是不是?”

    “什么啊,王静,我和你说,我和他真是……真是那个啥,反正你知道的……”

    “我知道个屁,你不答应我,我和你没完,我王静真感兴趣的小帅哥就他一个……”

    “你的话我能信吗?”宁欣不屑的道“你认识他才几天?少恶心我,滚一边去。”

    王静哭笑不得了,“姐姐,我求求你了行不?给我个机会,让我勾搭他吧,啊?”

    宁欣秀眉轩动,耸耸香肩,“王大记者,这世界上男人好多的,你非得和我抢啊?”

    王静火了,美眸瞪的老大,突然朝宁欣竖起指,“嗳,我祝愿你被他捅死,捅死啊”

    “嗯,我乐意啊,捅死了我好开心啊,怎么了?没人捅你你憋疯了啊?我气死你啊”

    “去怪玛得,老娘先捅你好了……”受不了剌激的王静扑过来,两个人顿时在沙上扭成了一团,偏巧唐生裹着浴巾出来了,“嗳嗳嗳……姐姐们,搞神马呢?沙柔道?”

    二女同时泄了力,一起不好意思的笑起来,“没、没有,我、我们就是揉一揉对方,”

    王静揪揪睡袍,临站起来前手扶着宁欣肩头,在她耳道“祝愿他捅歪了,破你菊花。就到”

    宁欣的手在唐生视角不及的死角下狠拧了一记王静那肉哜哜的丰,王静疼的哦了一声,口说话掩饰着,“哦……我头有点疼,也喝多了,先睡了啊,你们别搞的太大声啊”

    最后一句话好酸好酸的,走到唐生身侧时,很悄声的道“别忘了你欠我什么哦?”

    唐生打了个哈哈,怕宁欣现似的,忙道“……那静姐你先休息吧,”

    王静扭着走了,进到卧室还能听见她打门关的‘啪’的一声响,唐生则朝宁欣打出v的手式,他顺手就关灭了客厅的灯,宁欣不由惊呼出口,“嗳,小坏蛋,你做什么呀?”

    眼看着黑黑的仅裹着浴巾的唐生扑过来,宁欣偏是没有躲开的力量,结果给他压在沙上了……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幽情迸,唇与唇磨擦了,手臂纠缠了,身体紧贴了。

    这一吻,足足过了五分钟,吻的宁欣差一点断气,吻宁欣神智丧神,吻的宁欣暴了原始的,吻的宁欣揪扯掉了他身上的浴巾,她的一双手就在少年健硕的雄躯上…

    唐生也几乎失去了理智,借着酒精的作用,他的力量显然重了许多,以致把身下的宁欣给捏疼了,也把宁欣给捏醒了,这一刻宁欣清醒了,借着清冷的月色,看见了少年的凶器。

    “啊……唐生,不行、不行的……我真的不行……我、我怕……”宁欣惊慌失措了。手把那肿肥的鸟摁下去,可它坚韧的挺,“求你了,唐生,姐姐求你了行不?饶了我吧,”

    唐生就在沙边站起来,一只脚踩在沙上,立着的身体呈形,同时一只手勾着宁欣的雪颈让她坐了起来,此时的宁欣睡袍斜开,右峰暴在外面,半掩半现,到了极致。

    这只悍猛的母狮子,此时一如狼嘴里的小羊羔,在二世祖颤巍巍挺立的凶鸟着不停的颤抖着,不否认凭她具备的身手,放倒唐生没有一点问题,但她做不到,在他面前根本不行。

    雄性的气息薰得宁大警花头晕脑涨,薰得她气喘吁吁,薰得她剧烈起伏,近在咫尺的凶鸟摁也摁下不去,压也压不弯,握着它的手感受着它的惊人热度和大幅度的脉动……

    “唐生,我、我挂着红灯的,真、真没骗你的,我……”宁欣羞的不知说什么好了。

    “我嘞个去……欣姐,你要是骗我的,我不勉强,我现在穿衣服走都行……”

    宁欣脸色变了,但另一只手缠住了他的腰,美眸有怨色,也许女人一但爱了,就要受这些小委屈,男人说这种话,是误会了自已不拿他当回事,可自已真的处在女人例假期。

    “不是的,唐生……”宁欣口解释,然后现自已犯了,可心里就是这么着紧他,完蛋了我,我真的深深爱上了这个少年吗?与此同时,又一股不愤之怨气冲上,手就扭唐生的,“……你、你不信就算了,你走好了,你以后也不要见我,我也不见你,你走……”

    嘴里说着听上去怯怯的‘凶话’,手臂着缠碰上他的腰没有松开,唐生是何等的了解女人的心境,温柔的挽着她的秀颈,另手手抚她清秀却烫热的面庞,“欣姐,我其实爱你”

    也许这几个字才是最具备杀伤力的,宁欣眸的幽怨消散了,手指轻轻的动了……

    “你这个小坏蛋,太坏了……怎么能这样欺负人家?我、我用手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啊,但是欣姐,我、我、我想、想让你、你亲我,行,行不行啊?”

    “不啊,脏死了,我不亲啊……”宁欣想逃跑了,真的想跑,她一瞬间想起了王静啃香蕉的各种方法,脑海浮现了多幕牛肉秀的画面,那些画面在这一刻是如此的生动

    唐生的手勾着宁欣的后颈没有松开,垂着头,望着羞的恨不得钻个缝里去的宁欣。

    宁欣的所有的矜持,所有自尊,所有骄傲,在此时此刻如此的场景下,集体崩溃了。

    “你、你欺负我,你欺负我……”委屈的泪花,从大警花美眸倾泄出来,唐生不由泄了劲儿,先宁欣的崩溃而崩溃,一扭身一坐进沙,抱紧流泪的情姐,不说话了。

    谁也无语,谁也不言,只是默默的搂着,那只燃烧着热能的火鸟,仍旧顽强的屹立着。

    吻,又是吻,这一吻缠绵至极,柔情至极,是宁欣主动,不知不觉,她推倒了唐生,推倒了小坏蛋,让少年赤果果的横亘在沙上,她那纤手握着火鸟,柔柔动作着……幽暗的客厅,只有少年压抑的喘息,只有宁欣急促的呼吸,她缓缓的退低、退后,身子俯下去。

    宁欣就在黑暗凝视着那鸟,那肥肥的、的、狰狞凶悍的鸟,它,是我的……

    香蕉静,你以后还能眼红我吗?我是偷了你很多蕉艺,我也偷偷练过,我就等这一天,取悦我的男人,取悦它,让它在极度的亢奋暴对我极度的爱,“唐生,姐姐吃了你”

    ……

    s第三更来了,下一更我半夜码出来,今天具体更新会有单章说明

    ……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