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12章 搬家啦!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夕阳晚照中,柳云惠踏上了返回省城南丰的高速,送到高速路口的人不算多,唐书记就因为有其它应酬而没能到场,唐生领着唐瑾、罗蔷蔷;宁欣也来了,负责驾驶英菲尼迪。

    从中午唐瑾的生日宴开始,到下午送柳云惠上高速,他们这些人几乎在一起。

    唐生唱的那首歌喻意比较深刻,既是唐瑾宣布他爱的誓言,也是在向母亲柳云惠传达他对唐瑾的爱恋的决心,曲调是有些伤感,但正是这样才能让好多人下决心,省的将来后悔

    下午,朱小常就听几个同学们坐在一起说‘唐生那歌唱的好象要生死决别似的,不好’。

    “……你懂个屁啊?这正是生哥高明之处,智者都未雨绸缪,蠢货才亡羊补牢;”

    最看不惯的就是袁飞扬他们几个趾高气昂的样,所以小朱同学很不客气的就开喷了……

    “……生哥儿他是什么头脑啊?诸葛在世,武候重生,也不过如此,看看人家追校花这手段、这胆量、这气魄、这豪气,你们谁行啊?我都不能否认生哥这一曲标高了他的人格、品味、内涵、素养等等……在他的面前,你们只能是玩个小孩子过家家或尿泥什么的……”

    “臭屁猪,你少jb吹牛皮,我承认我没唐生唱的好,可至于象你说的那么玄吗?”

    “嘿……周永旭,你别搭理这个拍马屁的猪头,咱们还会玩尿泥,他连尿泥也玩不了。”

    袁飞扬和周永旭关系很铁,听他被朱小常损,就插嘴助阵了,他才不怕朱小常呢。

    朱小常也不怕他啊,姓袁的你老子是某县的书记,也管不到我老子那里,怕你个鸟啊?

    “袁眼镜,你少装b吧,你那点底子我清楚的很,你朱哥掐指一算,就知道没蛋…”

    就因为这句话,两个人差点在生日宴上打起来,还好同学们众多,及时给拉开了。

    这不,唐生他们送人出来后,唐瑾让梅老师和弟弟小玮招呼大家去‘k歌’了,据说晚上还要请他们吃饭,一开始就是罗蔷蔷给按排好的,午宴后k歌,然后晚宴,再k歌……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唐生的受伤让唐瑾没什么心思凑热闹的,她只想安静的陪着他。

    至于晚宴什么的,唐生肯定不去了,回他的南下房大炕上去趴着才是正事。

    一转眼国庆节到了,唐生伤口上的线也拆掉了,基本没什么大碍了,活动完全自如。

    趁着国庆放长假的时候,唐生就动员唐瑾他们搬家了,李桂珍和唐望平也赞同。

    从一开始就不准备在江陵长住,所以租房子方面也就搞的比较简单,唐生真正的‘家’在省城南丰,那边才是重点,在江陵无非是寄读两年吧,房子简单装饰了一下,也花了一些钱,都是按照罗蔷蔷的建议布置的,比如电脑这些,是唐生要求的,这玩意儿必须得有。

    这两套房子就在离江高很近的‘江校嘉园’,为了上学方便,出门步行分钟就到了。

    唐生没什么要搬的东西,就一个小行李包,几件换洗的衣裳,从来了江陵他也没买过衣服,还就那一身,眼看秋至冬来,穿了一夏天的休闲套该换下了,挺喜欢的一条裤子,给上开了大洞,新裤子是罗蔷蔷给他买的,她知道二世祖喜欢这类休闲装,还给他买这个。

    唐瑾家的东西比较多,可都是些过了时的老家俱,实在是没用,丢掉吧,有点舍不得。后来还是唐生劝了一句,就算以后要搬新家,这些老家俱也不配套了,直接处理进旧货市场得了,即便如此,衣物、家用品之类的就拉了一车,是李桂珍弟弟李桂祥主动来帮忙搬的。

    李桂祥难得有讨好姐姐的机会,怎么会错过?找了一辆车、六七个工人,搬个家嘛,小事啦……10月5号这天,唐瑾他们家也算全部搬进新租的房了,五室两厅双卫,足够他们一家和爷爷、奶奶住的了,事实上,唐瑾借口要和罗蔷蔷一起,她就进了唐生这边来。

    新时代同居,就这样悄悄的展开了,但是最初和唐生说好要住一起的小玮杯具了。

    江校嘉园某幢楼下,绝美秀靓的少女在前,一个英秀无比的少年屁颠屁颠跟在后面。

    “……姐啊,我早就和生哥说好了的,要住一起啊,怎么、怎么现在你不叫我过去?”

    “……叫你过来天天上网啊?再说了,家里那边不也给你装了网线吗?”

    “不是啊,姐,我、我就是想和生哥一起睡呗,他懂得多,我有些不会的题能问他。”

    唐瑾转过头瞪了他一眼,“少给我叽叽歪歪的,不想我收拾你的话,你就别提这茬儿。”

    她是不可能叫弟弟住过来的,让你当间谍盯着我和唐生啊?即便你不会说什么,有些情况万一被你这个小屁孩儿看见了不妥啊?现在的唐瑾基本和唐生确定了某种‘关系’了。

    生日宴上唐生的表白和那首歌,太说明问题了,最主要的是唐母柳云惠不反对。

    这一点从罗蔷蔷对自己的态度中隐隐约约能看出来,所以唐瑾心里把某些担忧淡化了。

    两家门对门,那叫一个方便啊,吃饭问题完全解决,唐瑾家吃饭,吃完回到这边休息。

    这两天,唐生行动自如了,和唐煜又接触了一下,因为区政府的那个轴承厂改制案还没最后拍板,老唐巷的拆迁也就一拖再拖,不过要入冬了,就算了拆了也得明年三月后开工,现在拖一两个月倒不是什么大问题,真要拆起来动作也快,十天半个月的事,全能搞定。

    “生哥,你和我姐说说呗,咱俩睡一起多好啊,我喜欢和你睡啊……”

    趁着老姐回家帮老妈做饭的空档,小玮溜到唐生这边了,而唐生正趴在宽大的沙发上看电视,好久没看电视了啊,新闻、广告之类的也看的津津有味,在家他就穿着身睡衣……

    上的伤是基本好了,但疤还嫩些,坐久了有不适感,这段时间趴惯了,老就趴着。

    说到和小玮一起睡的事,唐生也纠结,心说,未来的小舅子,咱俩睡一起算怎么回事?我和你姐姐睡才是‘正睡’啊,你说你瞎渗和什么呀?嘴上笑道“这事,得问你姐……”

    唐生不是不能答应,是他心里也打着小九九呢,叫你过来,我什么事也做不成了啊,这边两个大美女,罗蔷蔷和唐瑾,入夜都要穿薄薄的睡衣袍,少不了和我逗乐的,你在这边的话,太不方便了啊,小玮啊,原谅你生哥吧,不是哥自私,是你不能妨碍我们啊……

    所以唐生避重就轻的把这个事交给唐瑾去处理了,他一付‘我做不了主’的模样。

    小玮郁闷了,瞪着眼睛,“嗳……生哥,你可是我偶像啊,你怎么能怕女人呢?”

    就在他说这话时,唐瑾进来了,因为穿着轻便拖鞋,几乎没声儿,但唐生看见了,脸上浮现了一丝诡笑,继续逗着小玮道“嗳……小玮,你和我说,你真的不怕你老姐啊?”

    “我会怕她啊?只不过她是我姐,我、我那是尊重她,我要是怕她我还是男人吗?”

    唐生大张着嘴,流露出一付‘你好牛叉’的模样,唐瑾就过来了,一脚踹在弟弟蛋上,小玮‘啊’的大叫,回头看是姐姐,脸上的牛叉表情就崩溃了,“生哥,你耍我啊?”

    “哈……我只是逗逗你啊,你这小孩儿不诚实,居然吹牛,告诉我,怕你姐不啊?”

    “我……姐,不关我的事啊,是生哥我的啊,我、我回去做功课了,怕你了……”

    唐瑾都懒得的再说什么,只是瞪着美眸,小玮就爬起来跑了,再呆下去只会被收拾。

    “嗳……瑾美女,你只在你弟弟面前流露暴力的一面,平时可看不出来啊……”

    “人家那是装的凶样,小玮其实很捣蛋的,不能给他脸色看,对了,我有正事说……”唐瑾过来就在沙发下坐下来,她还没换家居服,牛仔裤包裹着长腿圆翘十分扎眼的说。

    低声在唐生耳畔讲了几句,她就匆匆闪人了,唐生还在琢磨的功夫,李桂珍就进来了。

    “生哥儿……你在呢,呵……阿姨找你就是说点事,你看能不能帮上忙……”

    李桂珍进来瞅了瞅,没见唐瑾,这丫头哪去了?进去学习了?心想着就坐下了。

    唐生也不好趴着了,就坐起来,半歪着身子,把重心放在左边半个上,“您说”

    其实他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唐瑾耳语的内容就是这个,关于她小舅李桂祥工程的事。

    “生哥儿啊,我弟弟李桂祥,就是小瑾的小舅舅,这不是想揽老唐巷的拆房工程嘛”

    “哦……这事啊,李姨,我和您说个实话吧,前天我和煜伯刚坐过,这次拆迁工程的招标筛选要重新进行,市委市政府很重视,煜伯也是怕给一些劣质小工程队搞砸了,所以…”

    “这样啊……生哥儿,那等这事有了声信再说吧,一会饭好了,你过来吃啊……”

    李桂珍听出来了,生哥儿有推托之意,刚刚弟弟在那边和自己说这些话时,唐瑾脸色就不太好看,先一步出来,肯定是这丫头跑过来和生哥儿说什么了,行啊,肘儿往外拐了?

    她从这边出来,正碰上要进门的罗蔷蔷,就拉着她耳语了几句,也是说这事。

    论说她们的关系也熟的很了,罗蔷蔷也因为她是唐瑾母亲,对她很不错的。

    “哟……李姨,这事八成是……”罗蔷蔷突然压低声又道“你家小瑾在捣鬼吧?”

    李桂珍想想也是,点了点头,进房时心里就思忖,这个死丫头,回头我和你再算帐。

    ……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