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09章 要拖我下泥坑?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唐生不象一般学生每天回家要背个书包,他的书包只丢在学校里,从来没回过‘家’。

    都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老唐巷的破败和陈旧景象每一次映入唐生眼帘时,都象一根剌扎他的心脏,映着落日的余晖,它尽显过去数十年的风雨沧桑,那些映记就深深的刻绘在老唐巷的每一处地方,‘昔年’老唐巷拆迁引发的事件,给主政一方的父亲的政绩上留下了不可挽回的一笔污记。

    这一世,唐生绝不允许这样的事件再发生。

    老唐巷拆迁的最关健人物是唐煜,就是安置自已的那个亲戚。

    在江陵,唐煜可是极有名望的民营企业家,江陵市百分之七十的餐饮娱乐资源垄断在他的手中,他身家过亿,财大气粗,‘江陵唐’就属他这一脉势大,算是地方上的名门望族了。

    而唐生就和唐煜的老父亲住在一处四合院里,老爷子为图个清静,一个人住唐家老宅的四合院,人老了有老情怀,念旧,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能勾起他昔年最深沉的记忆。

    前些天因为唐生在巷口收拾了大虾米这个人渣,赢得了老唐巷人们对他的一点好感。

    唐老爷子不知唐生是哪个亲戚的孩子,唐煜谨守对唐书记的诺言,硬是半个字没提,只说是一个旁支远房的子弟,自已收留他也是想在回报一下其父当年的小恩,其实是瞎话。

    唐生年轻有血性,老爷子也就对他改观了,他一直对儿子唐煜极为不满,这些年有几个臭钱了,更不做人事了,昧着良心投机倒把,听媳妇来哭诉,他光小老婆就养了七八个还多。

    人呐,不能有钱啊,一有了钱连老子都不认了,唐老爷子也是因为这才搬出来独居的,老爷子图个啥?图个眼不见为净吧,慢说唐煜他也五十几岁的人了,老爷子哪管得了他?

    关于唐老爷子和唐煜这对父子的矛盾和紧张关系,唐生的记忆中是有清晰记载的。

    唐生走进老唐巷不久,就看见巷里停着的那辆大奔,醒目的车牌号jl65888,相当牛b啊,大奔周围三四个男子目光冷然瞅着四下,旁边还有那辆商务别克,车上也是剽悍保镖。

    “……生哥儿……”

    大奔的后门开了,下来的人赫然是江陵人称‘唐亿万’的唐煜,大腹便便,油光满面。

    从一开始,唐生对他就没好感,而父亲与他接触也是无奈的,一个是地方官,一个是地头蛇,肯定会有利益的共同点,一般搞政治和做大事的人都有着过人的气量和魄力,他们都能以求大同而存小异的胸襟去与对方进行接触,利益是不分界限的,这一点,至关重要。

    重生之后的唐生并不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毛孩子,有些事他心里比父亲更要清楚。

    “……是堂伯啊。”

    唐生的口气很平淡,见到这位身家亿万在江陵跺跺脚地面都颤三颤的人物也不会激动,这叫唐煜心里暗赞,倒底是世家子弟,经见过大世面,小小年纪就有这份从容,很难得啊。

    “我是顺路过来看看你,你刚到江陵,我这个堂伯也没招呼你,今儿一起吃个饭吧?”

    唐煜说话的功夫,他身边的几个保镖汉子继续用诧异的目光望着唐生,一直以来他们就搞不懂这个少年是什么来头,可老板亲自去车站接他,现在又叫他一起去吃饭,私生子啊?

    可从长相上看又不象,不管怎么说吧,能得老板如此重视,这小子肯定是与从众不同的。

    “那倒不用了……堂伯你有话就明说,我听着就是!”

    唐生怎么会看不出他的目的?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压根就没安好心的。

    “呵……生哥儿,这老唐巷要拆迁了,不过我家老爷子固执,放不开老情怀啊,如今他在充当钉子户,你让堂伯我这个做儿子的怎么办?你啊,有空帮堂伯开导开导老爷子……”

    “……堂伯,这种事我能说上话吗?我一个小孩子家家的……”

    唐煜嘿嘿一笑,“老爷子上岁数了,脑瓜子不大清明了,你唠叼唠叼也许有点用。”

    “哦…行啊…我试试吧,这一片是够陈旧的啊,也该拆了。”

    这时,唐生突然发现,四周不少人都在静静的注视着自已和这位坐大奔的唐老板。

    拆迁的事早就嚷开有些时候了,唐煜一出现在老唐巷,这里的人就知道他的用心。

    而这些天,唐生也在做摸底工作,老唐巷的拆迁有很深的内幕,不摸清楚如何解决?事实上老唐巷的拆迁出了人命之后,父亲极为后悔,并在此后一生时间中都陷入深深的自责。

    老唐巷最大的‘钉子户’是唐老爷子和唐老头子,前者是唐煜父亲,后者是唐瑾爷爷。

    唐煜的父亲唐老爷子是老唐巷这一带威望很高的老爷子,他振臂一呼能摆平许多麻烦,也因为他对儿子唐煜有很深的成见,所以认为唐煜的做法都隐含着功利,他岂会助纣为虐?

    唐煜本身是有不检点的地方,但他所有的‘优点’也都给他家老爷子一棍子盖进去了。

    老唐巷是贫民区,是江陵市最早建市时的一片老旧区,在2004年的今天早被列为危房,破败的景况更严重影响了城市的风貌,市政府、区政府前两年就开始考虑要拆迁老唐巷了。但未能成行,唐书记上任后拍板要规划,而唐煜的新公司‘江煜地产’也就应运而生了。

    唐生的脑子里迅速回忆着‘曾经’的往事,记得老唐巷的拆迁闹到最后出了人命,幕后主使就是唐煜,而自已的父亲也要负上间接的责任,因为他当时的态度是支持拆迁规划的。

    换在没穿越之前这些事离唐生的现实生活是遥远的,绝对也轮不到他来插手,但是现在的唐生不是曾经的唐生了,就算是为了父亲和这个社会,自已也应当尽一份绵薄之力。

    在唐煜眼中,唐生在这个事件中未必能起多大作用,但他的背景是绝对不能忽略的,唐书记那里有时候不太好说话,但把唐生拉进来就不同了,关键时候他能为自已充当挡箭牌。

    “生哥儿……你是新生代的代表,你看看这老唐巷,它严重制约了江陵城的发展啊。”

    唐生突然举了下手,打断了唐煜的说话,在他面前好象唐煜是个晚辈,那感觉好怪异。

    “堂伯……有些事我明白,你也不用再说了,有些情况我想再了解一下……”

    唐煜微怔,这小子很成熟啊?不过你进套就行,当下道“嗯,走,咱们去吃点饭…”

    就在这时一个老太太颤巍巍的赶过来,“唐煜啊,老婆子我给你跪下了……”没等她走近,两个保镖就拦住了,老太太腿一软就跪了,“我老婆子求求你了,你别糟塌老唐巷了。”

    “您看您……二婶子,我是那号人嘛,您当街跪我算什么呀?你们把老太太拉起来。”

    “唐煜,就算你是好人,我给你磕头行不行?你说你们搞拆迁给的那点钱够做什么?你让这一大家子唐氏老小还怎么活啊?我家瑾儿她爸妈两口子都下岗在家,房再没了咋弄?”

    “二婶子,这是政府的规划,可不是我唐煜搞出来的,我就是个小经理,能管什么?”

    “唐煜,你以为老婆子什么也不知道啊…安置款不都在你手里吗?你不能强拆啊……”

    这时候一大堆人就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朝唐煜说好话,他一看这阵势,又该闪人了。

    “那个……生哥儿……要不改日我们换地方聊,今儿又搞不好,我先走了……”

    唐煜转过身就上了大奔,那二婶子见他要走,死揪住那个保镖不放,清秀唐瑾这时也出现了,这老太太正是她的奶奶,此际,唐瑾见奶奶跪在地上,不由眼一红就掉了眼泪。

    “奶奶…奶奶…您快起来呀!”唐瑾跑过来就扶搀老人家。

    此时,唐老头和唐家老爷子也出现在大院门前,两个老人抖着拐棍茫然望着这片混乱。

    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巷口一辆黑广本停在路边,车上下来个时髦的紧身衣女郎,戴着大墨镜,披散着秀发,跟着她下车的还有两个男子,都予人一种冷厉感,不象是一般人。

    “……宁政委,我们要不要过去?”

    那墨镜女郎摆了一下手,对他们低声道“拆迁的事我们不能插手,先看看情况……”

    四周给围的水泄不通,街坊邻居少说有百多号人聚在这里,唐煜的两辆车根本走不了,七八个保镖开始撵人,推搡着拥挤在车头前的人们,而老太太是个倔性子,她硬爬着拦在车头前,不让大奔往前走半步,保镖们过来就揪她,其中一个将扶老太太的唐瑾一把推开。

    “啊……”一声尖叫,唐瑾撞在后面的人身上就摔倒了,还好有个缓冲,不然要摔惨了。

    看到这一幕的唐生,怒了,另一个保镖更是骂骂咧咧的,“老不死的,快闪开……”这家伙真够狠的,上去一把就揪住了老太太灰白的头发,然后朝外一甩,就象丢垃圾袋一样。

    众皆哗然,人们义愤填膺,惊骂牲口,众怒汹汹,车里的唐煜却瞅见那边的唐生正从墙边下抄起一根棍子来,少年的脸上凝聚着一片铁青……

    唐煜忙推开车门大喊,“……生哥儿!别乱来啊!”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