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05章 老唐巷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站在天井中,唐生望着这幢老式的四合院,院里有两颗粗壮的巨柳树,正房三间,古老的上下两层旧式的窗棂,上边一层是贴白麻纸窗花的,下边一层才是玻璃的,门窗框都油成朱红色,凸凹不平有裂缝的主立柱流露出沧桑的味道,青色大砖的主建筑结构尤显古旧。

    唐生知道这样的老房子已经不具备任何防震的能力了,来个三四级的地震,它有可能颤巍巍的坍塌,东房、西房和南房,都是低于正房的古式建筑,它们的年代都很久远了。

    一位晧首白头的老者从正房堂屋走出来,深棕色满是皱纹的老脸上凝着一丝威严。

    “你就是那个来江陵寄读的小子吧?叫什么名字啊?”

    “唐老爷子您好……是我,我叫唐生。”

    唐老爷子脸上没有一丝特殊的表情变化,抬起手里的拐棍朝南下房指了一下,“南房已经收拾出来了,你住那里就可以了,院子里的规矩是晚上十点以后回来大门肯定落锁,过了这个点你就别回来了,吃饭什么的你自理,我老头子可没精力侍服你,别的事没有……”

    “谢谢您,老爷子,您歇着吧,我知道了。”

    唐老爷子显然对儿子唐煜放过来寄读的这个小子没什么好感,长相清秀也没个屁用。

    “还有……东房和西房都租了出去,你也不要打扰人家,触犯了院里的规矩,别怪老头子我会轰你走,奇怪了,唐煜肯帮着你在江陵走关系寄读,为什么又让你住在老唐巷?”

    “您老别误会,我和堂伯也不认识,只是我爸认识堂伯,才求他帮忙在江陵让我寄读。”

    这么说的话,倒是让唐老爷子容易接受一些,他又看了一眼唐生,就转身回屋去了。

    唐生苦笑了一下,和记忆中那次自已来老唐巷的遭遇差不多,虽然具体细节记不清了,但大体就是这个样子,他转身进了南下房,它不是完全背阴的房子,南面的窗子是临街的。

    也不是非要受苦才能体现出自已这趟穿越的‘价值’,自已受的罪够多了。

    进屋逛了一圈,外面套着一间狭长的只有三个平米的窄间,里面就是七八个平米的大屋,南面有个大窗户,倒是能见到阳光,但是隔窗就是街道,外面有点小动静,都会影响夜休。

    一条通头的大炕,东边是个灶,生火给炕取暖或烧水做饭都在那里,冬天不生火得冻死。炕尾的一边叠着几卷铺盖,是那种老旧的牡丹团花面的绵花被子和褥子,这年头儿较罕见了。

    那一世,唐生没在这里住过,只是来看了一眼,就给唐煜打电话,要求换地方。后来为了纠缠唐瑾又赖在这里的,但也没在这里睡过一夜,只是当这间南房是临时的一个歇脚点。

    唐生把自已的行李扔到炕尾那卷被垛的旁边,重新又打量了一下小南房,为了唐瑾,我也得在这里住啊,好在现在还没有入冬,大不了入了冬生炕火好了,再不行加个铁炉子。

    来到老唐巷的头一天就见到唐瑾,他心里的激动无以言叙,遗憾的是没能和她搭句话。

    决定了在这个南下房要住下来之后,唐生就掏出了手机,拔通了老爸的手机。

    “爸,我到江陵了,已经安顿下来,学校那些转学手绪什么的你都弄好了吗?”

    原来这些事没叫唐煜插手,而是唐书记另外派人做的,他威严的声音从线端传来,“……我全给你弄好了,你能主动的提出来江陵寄读,算是一种进步的表现,但是我告诉你,在江陵不比省城南丰,你要锻练自立,全当在江陵没我这个父亲,我工作也忙,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你即便打来我也不会接,唐煜也不会帮着你做什么,你别指望在这活着象个少爷……”

    “爸,我肯主动来,就是准备锻练自已的,你放心好了。”

    “嗯,没其它的事就挂吧,我会叫李秘书和你联系的……”

    穿越之后第一次和父亲的简短对话结束了,对唐生来说父亲的声音好亲切,好久远,但那声音好真实,重活一次的那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我要珍惜这一次机会,一定要珍惜。

    即便这一刻,唐生有一种急欲去见老爸一面的渴望,但他还是忍住了。

    恍惚间,他感觉有点不真实,扬起手轻轻煽了自已一个耳光,嗯,微微有些疼的。

    脑海中,还会出现自已在父亲‘墓碑’前祭奠的景象,呃,不能胡思乱想了,亲爱的老爸活的好好的啊,祭奠个屁啊?再祭就是大不孝,嗯,忘掉它吧,那只是一场梦而已。

    一切从这里重新开始,老爸没有死过,从来就没有,那只是我做的一个‘梦’。

    还有唐瑾,她也没有……那也只是一个梦,一个很超前的梦,我现在只是梦醒了吧。

    思绪一片混乱之间,手机响了,掏出来接通,是老爸的秘书李重峰。

    “……唐生,你到了啊?我现在有时间,过去找你吧,你说地点就行了。”

    “我在老唐巷,你来老唐巷的外街吧,路南那边有家小饭店,咱们去那里见面。”

    “好的,好的,我很快就赶过去,那就这样,见面再说……”

    ……

    唐生步出老唐巷,在外街不远处找到了和李秘书约见的那个小饭馆,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唐生还没有吃饭,李秘书也没有吃饭,这个人就是父亲的专职秘书李重峰。

    李重峰是南丰人,也是跟着唐书记一起到江陵的,他三十出头的样子,戴副眼镜,文质彬彬的,很有素养的模样,衣着一丝不苟,三七开的风头梳的油光锃亮,极精神的样子。

    他在省城南丰有家室,老婆也是政府职员,但这次没跟着他来江陵,在家照料孩子。

    和大多数成功人士一样,李重峰也挟着个黑色的夹包,里面有一些重要证件和手机。

    唐生和李重峰是很熟的,早在南丰时李重峰就对这位二世祖大少爷很熟悉了。

    二人见面也不多说话,仅是相视一笑,就一前一后进了小饭馆,李重峰在心里也不怎么拿这个二世祖当回事,因为这小子在他老子面前说话和放屁一样,讨好他没一点用处,不如在他老子面前打他的小报告更能讨得唐书记的欢心,所以李重峰在唐生面前没有谦恭姿态。

    事实上那一世的唐生根本没怎么用过这个李重峰,他知道姓李的没把自已放在眼里。主要问题在父亲那里,老子对他这个儿子一付恨铁不成钢的恼恨,他身边的人能正眼看公子?

    “唐生,这是入江陵高中的转学证明,其它的你不用管,都办妥了,你直接去报道就行。”

    唐生接过了李重峰递来的这张通知书,扫了一眼就叠起来装进了兜去。

    “另外,唐书记让我转告你,没特殊情况你不要给他或我打电话,你要是准备惹什么麻烦,你就要有自已去承担后果和责任的觉悟,这一点必须交代清楚了,你听明白了吧?”

    李重峰说话的口气故作冷淡,他太了解这个二世祖了,在他父亲面前他就象一只受惊的老鼠,说话都打颤,一向对自已也是李叔李叔的叫,甚至笑脸相陪着,生怕得罪了自已似的。

    但是今天见到唐生时,李重峰发现这孩子好象变的有点深沉了,感觉叫人看不透了?

    唐生用筷子拔拉着盘子里的菜,突然抬头看着李重峰,“……李秘书,我一般情况下不会给你打电话,但我要是给你打电话,你最好第一时间接起来,有些事误了你负担不起。”

    李重峰一怔,蹙着眉头望向唐生,呀,这小子的口气怎么变了?有些时没见硬气了?

    “……唐生,我刚才不是和你说了嘛,唐书记不许我接你的电话……”

    唐生却呼的一下站了起来,冷着脸瞪着李重峰,啪的一声,将手里的筷子拍在桌子上。

    “你可以不接,但我现在就告诉你,那后果是你会从唐书记身边消失,不信你试试!”

    话落,唐生再不看他一眼,转身就出了小饭馆走了,留下李重峰一个人坐在那里发怔,咦……这小子什么时候变的强势了?不是吃错药了吧?你咋唬我啊?我倒不信这个邪了。

    李重峰也是气呼呼的起了身,结了帐,夹着他的小包出来,老远还能看见唐生一个人沿着路边走的身影,咱们走着瞧,小子,你可以不怕我,但是你注定翻不出唐书记的手掌心。

    路边的一车帕萨特是李重峰开来的,他冷哼了一声就上了车,启动后迅速离开了。

    而唐生之所以敲打他,因为记忆中这个李重峰后来被人家威逼利诱出卖了唐家的利益,对这样一个人,他心里是有顾忌的,所以对他说话可以不客气,眼下也不会和他去较劲儿,现在他还没胆子出卖唐书记的利益,他的小翅膀远没有达到一个硬度,差得还太远呢。

    慢慢往巷子里蹓达,唐生心里一边想着即将在老唐巷发生的一切。

    那一世错过了许多,冷眼旁观了许多,十几二十年后自已后悔了许多,这一世呢?

    嗯,不能错过了,不能充当旁观者或大坏蛋了,我要弥补我的过错,要挽回一切。

    想通了这些,唐生迈出的步伐也越加坚定有力了,他认为自已有改变一切的能力!…………

    s以后除了周一零辰更新,都改在白天,半夜没什么人了,我也调整一下时间,晚上老不睡觉也不行,请大家收藏、砸票,谢谢!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