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04章 江陵

小说:极品太子爷 作者:浮沉
    作者新书期间推荐票很重要,请大家支持一下,没收藏的兄弟收藏一下。

    …………

    百万人口的江陵市,在2004年的时候也不算特别的发达,必竟它是内地的城市。

    唐生很低调的出现在这座城市,它和那一世记忆中的江陵差不太多,自已在江陵生活学习了两年,记忆中的江陵就是2004年至2006年那个时期的模样,再后来基本没去过江陵。

    今天,又回到了这座留着许多遗憾的城市,唐生心里有说不出的悸动。

    在火车站逗留了大约十分钟,终于接到了那个扯蛋亲戚打来的电话。

    “……唐生吗?我是你堂伯唐煜啊,你到江陵了吧?”

    “嗯,到了,我就在火车站出站口的地方。”

    “好好好,你往车站广场正前方来,我的车就停在路边的,车牌是jl65888……”

    唐生收了手机,拎着自已的行李包大步流星朝车站广场走过去,马路上车流如海,靠停在路边的赫然有一辆大奔驰,一个大腹便便的五旬男子就站在旁边,他身后是几个男子,其中一个戴眼镜的,三十来岁,一脸精明相,好象有点身份,剩下几个一看就跟班那类了。

    “生哥儿是吧?哈……我就是你堂伯唐煜。”

    “堂伯好,我是唐生!”

    “嗯,不错不错,是个小帅哥,哈……行李包给他们就行了,你上车吧……”

    那个眼镜男顺手接走了唐生的行李包,心里却在诧异,这小子是什么人?居然劳动大老板亲自来接他?他心里迷惑的同时,那几个保镖也怀着同样的心思,都在打量着唐生。

    唐生却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这些人没什么头脑,也就是跟在唐煜在边跑腿儿的角色。

    上了大奔驰,唐煜也一起和他坐在后面,他打了个手势,让眼镜男他们都去坐另一辆车了,在大奔驰的后面还停着辆商务别克,原来也是唐煜的随车,这个扯蛋亲戚派头不小啊。

    在唐生记忆中,唐煜在江陵的确混的不错,自父亲来江陵主政,他就更见抬头之势了,谁有了靠山也会张扬起来的,这个唐煜自然不例外,从他脸上能看出来这个人是很精明的。

    车子启动之后,很快汇入了车流中去,车上,除了司机就是唐生和他了。

    “生哥儿……我接到的电话,就正好顺路来车站接你一下,来江陵念书好啊,比你们那穷山僻壤的地儿可强的多,你别叫失望了,要用心读书啊,有什么需要就和我说。”

    “谢谢堂伯!”

    唐生心说,这个唐煜还装的挺象,是怕他司机传出自已的身份吧?这番话怕也是酝酿好了的,看来父亲对他叮嘱很严,是不给自已半点优越感了,嘿,现在的我还需要优越感吗?

    “不用谢,怎么说当年也扶过我一把嘛,你来寄读也不是什么大事,我都安排好了,你就去老唐巷和我父亲住吧,老爷子性格孤僻,喜欢独居,有你和他一起也算个照应。”

    “嗯,堂伯,你直接送我去老唐巷吧。”

    和唐煜的初次接触就仅限在路上的这一段,唐煜根本没把小毛孩子似的唐生放在心上。

    在老唐巷外停下了车,唐煜就打发眼镜男陪唐生一起进去,他连车都没下。

    另外唐生也清楚唐煜和他家老爷子弄得很拧,父子关系极为紧张,就是因为老唐巷的拆迁安置,说起来唐煜现在是江陵唐家中最叫人眼热的代表性人物了,唐家人都在仰望他呢。

    在江陵乃至江中省,姓唐的是一大姓,但不完全是一家人,应该说五百年前是一家吧。

    老唐巷四通八达,共住着有几十户人家,唐老爷子住以前的老宅,是一处较独立较大的四合院,眼镜男领着唐生到了门前,没敢再进了,“嘿……小兄弟,你自已进去吧,你堂伯之前和老头子通过电话的,他知道你来这寄读的事,你大体一说他就清楚了,就这样……”

    眼镜男把行李包交给唐生就扭头走了,街道上不少人对唐生指指点点的,他们不认识唐生,但他们认识唐煜身边的狗头军师眼镜男,也因为这一点,唐生初至老唐巷就没给人留下好印象,他穿着的休闲装也是比较时髦的,在这堆穷人眼中,也把他定位成富家公子哥了。

    “……不知道是唐煜什么亲戚,八成不是个好东西,你看看他,油头粉面的。”

    “……可不是,唐煜家的亲戚有几个好人啊?我看都是吸人血啃人骨头的坏主儿。”

    “对了,唐大爷,把你家瑾儿看牢了些,可别沾上这种子弟,总落不了个好……”

    四周围七嘴八舌的议论已经把唐生孤立起来,他四下看了看,窄街对过的院子正是唐瑾家的小四合院,门口坐着的一位白头发老头,赫然是她爷爷唐老头,目光冷淡的盯着自已。

    老唐巷内的街道很陈旧,还铺着高低不平的六棱老式砖,这是九十代年初期城市街道的用砖,许多地方的地层有塌陷,六棱砖也跟着陷下去,下过雨的积水就形成了大水坑。

    出于礼貌,唐生还是微笑的朝唐老头含笑点了点头,哪知老头哼了一声扭开了头。

    这时,唐老头身左的院门口闪出一位清纯秀靓的美女来,唐生的脑际轰然……短路了。

    唐瑾,是唐瑾。

    唐生拎着行李包的手开始发抖,记忆中已经跳楼的唐瑾活生生的伫立在眼前。

    这刻,唐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他强忍着欲夺眶而出的泪,盯着唐瑾无法移开目光。

    清秀的女孩,如同空灵净透的一汪清泉,清澈的叫人心动,简朴素洁的打扮,上身是有些宽松的白色t恤,是泛白泛灰的牛仔裤,青春少女的纤巧动人体态尽数勾勒出来。

    淡淡的柳月眉,灵静的杏仁儿眼,挺俏的琼玉鼻,丰润的樱桃嘴儿。俏白晶莹的脸颊没有一丝暇疪,丽质天生,不加任何的粉黛修饰,乌黑秀发在头上盘了小髻,显的新颖俏丽。

    唐瑾,这就是思夜想的瑾美女,这一刻照面,有种梦幻般的不真实感。

    唐生楞楞怔怔的望着她,忘了一切东西,忘了此时置身在何处,忘了今世是何年……这一刻的眼里只有她,再容不下任何的事物,破旧的巷子,斑驳的老墙,在视野中与唐瑾分开,渐渐远去,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了她,连她身边的唐老头儿也模糊不清了,她是唯一的存在。

    “……爷爷,吃午饭了,回去吧!”

    轻脆如黄鹂般的娇嫩声线划破了这一刻的寂静,这声音对唐生来说,相隔一个世纪了。

    但它仍旧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真实,那么的亲切,那么的令人心动……

    就这样望着她,一直望下去,唐生也不会觉得累,哪怕有一生一世那么漫长……

    而唐老头儿对衣着鲜亮的少年公子哥儿打扮的唐生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

    唐瑾自然也看见了风尘朴朴的俊逸帅哥唐生,但她没有多把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仅仅就怔了一秒就移开了,不过她对唐生含着水雾的灼亮眸光还是生出了古怪的感觉,这少年的眼神有点怪,为什么这样盯着自已?他是谁?以前好象没见过他?好象要进唐老爷子的院?

    他是谁?是唐煜家的亲戚吗?看他也不象穷人家的子弟,穿着挺好的,蛮有气质。

    唐老头在孙女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又哼了一声才转身走,显然他发现唐生在盯孙女了。

    “瑾儿,这年头儿人模狗样的家伙比比皆是,你交朋友什么的可要看清楚人啊!”

    唐瑾岂会听不出爷爷的弦外之音,进门前又回头剜了唐生一眼,就是说你呢,瞅什么?

    这俏生生的一眼,剜的唐生差点酥倒,剜得唐生心中惊起了一片狂潮。

    她一点也没变,她还是自已心目中那个不可亵渎的纯洁少女之神。

    提着行李包的手轻轻颤抖着,蕴满眼眶的热泪强忍下没有滑落,可就在唐瑾转身进了对面院子时,那泪,溢出了……唐生猛的转回头,心里有的只是无限的大喜、惊喜、狂喜!

    真好,真的太好了,她在,她近在咫尺、触手可及、真实的无以复加。

    一瞬间,破败陈旧土气弥漫的老唐巷在唐生眼中生出了变化,它变成了人间天堂。

    嗯,有唐瑾在的地方,在破败一百倍,对自已来说也是天堂,只因为有她在。

    巷子里不时有行人路过,也会对唐生这个陌生少年投一两眼,这孩子是谁?

    唐生都笑盈盈的朝他们笑,他心里喜欢着,扬溢着一股不可压揭的喜悦,说不清、道不明,总之就是喜悦,很喜悦……唐瑾,终于又见到你了,真的好,真的太td好了。

    转过身,唐生踌躇满志的朝唐老爷子(唐煜父亲)院子跨进去,它和唐瑾家的小院子是门对门,哈……这叫什么?这叫近水楼台,月宫仙子就在对门,她跑不了,绝对跑不了。

    来江陵的最大目标之一就是唐瑾,而且要摆在首位,她关系到自已这一世的快乐!

    老唐巷,我来了,有些事物要彻底改变了,嗯,必须改变,这是我的‘使命’!

    ---------

    s感谢打赏的兄弟们,感谢投推荐票的兄弟们,大家的热情令我感动。

    嗯,这章看完了,小声问兄弟你的票票没忘砸我吧?

    呵!

    ,全文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高h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qdintel.com All Rights Reserved